代表黄久生:老乡开口要“精神”,不能只跳广场舞

猛犸新闻·东方今报记者 王姝/文 沈翔 李新华/图

“久生。?勖钦蚓腿备龃罄裉。”年初,全国人大代表黄久生回家乡河南信阳潢川县双柳镇调研。没想到,老乡一开口,要求的既不是钱,也不是物,而是“精神”。

现状:乡镇文化站难以满足群众需求

今年中央一号文件,强调“加快推进农村基层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建设”。作为基层代表,基层文化建设是黄久生长期关注的话题。

“这几年,我看到了县级场馆逐步完善,村级基本上建成了 ‘七个一’的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,但是一些乡镇特别是贫困地区的乡镇,存在基础设施落后、文化站工作人员不足、活动形式单一等问题。”黄久生告诉记者,一些地区乡镇文化站仅能满足部分文艺业务骨干读书看报、排练节目;想要开展一定规模的文体活动,比如送戏下乡、大型文化娱乐活动、电影放映等缺乏场地。而文化站工作人员一般一个乡镇2至3人,并且身兼数职,工作成效不理想。受经费、场地、设施等各方面的影响,乡镇文化活动次数较少,且种类少、形式单调,缺乏地方特色。

“日常农村文化活动往往只是自发组织跳跳广场舞,根本不能满足群众的文化需求。”黄久生认为,乡镇作为农村人口主要集聚区,人口相对集中,需要一个传承优秀传统文化、传播先进文化的空间。

建议:建立乡镇新时代思想文化礼堂

在利用有限资源,丰富居民精神文化活动方面,河南不少乡镇已有实践。

2018年2月2日,河南第一家乡镇奥斯卡影院落户邵店镇龙岗社区。不同于纯粹的商业体,这座占地900平方米的电影院是河南广电局与邵店镇政府共同建设的扶贫项目。电影院不仅满足了该镇常驻一万多人的观影需求,其中一个综合厅可用于大型会议、文艺汇演,弥补了当地没有大型会场的缺陷。

黄久生认为,乡镇需要建设能容纳500到1000人的新时代思想文化礼堂。什么是新时代思想文化礼堂?“利用乡镇新时代思想文化礼堂,大力开展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、十九大精神等政治性文艺宣传活动。”他说。

黄久生建议,把乡镇新时代思想文化礼堂建设纳入乡镇建设规划和乡村振兴计划,资金采取中央转移支付一部分、地方财政补助一部分等多种途径筹集。每个乡镇配置7-10名文化专业技术人才,规模较大的乡镇适当增加,在编制、经费方面给予保障。

文章关键词: 2019全国两会
(责任编辑:武晶晶)